六家畈风情

发布日期:2019-08-12 信息来源: 浏览次数:875

(一)


地处巢湖之滨的六家畈村,系青阳、白马两座山脉由东向西延伸而成的田畈。据有关记载,宋明年间,从江西瓦屑坝迁至皖南的吴姓中,有一户兄弟六人由宣城迁来合肥东乡这个田畈定居,故名六家畈村,是为畈上吴氏之第一代。渐渐人丁兴旺,蔚然成村,至今已二十余代矣,现为我县最大的村庄,计1400多人,外有去台80余人,侨居他国65人。

六家畈村环山依水,阡陌相接。村西临巢湖,水波浩渺;东南两面青山隐现,秀气宜人;村外多岗峦,渐近村落,地势较低,所处之地形如宛盆底,是个富饶的鱼米之乡。

吴氏宗祠规模颇大,富丽堂皇,解放前号称合肥东乡一枝花。祠的门楼为宫殿式建筑,古色古香,极富民族特色。祠前有一正方形荷花池,每逢盛开,清风徐来,香气四溢。门前有石鼓、旗杆,杆高达丈余,此是吴氏历史上不乏举人、进士的标志。黑漆的宗祠大门上有红膛黑字:“渤海家声远,兴隆世泽长”。门内迎面高悬吴中英、吴静山、吴佩之三人的金字直匾各一块。祠的中央为一大院落,东西各植松柏三棵。祠内大厅挂有吴氏祖先明朝四川道监察御史吴镒的画像一幅,红袍皂靴,气相威严。厅内还悬有黎元洪、冯国璋等题颁的匾额。厅前院内向西有一角门,通往淮军将领吴伯华因镇压太平天国有功清廷敕建的专祠。祠内悬挂吴伯华的画像,上方有一块金底黑字慈禧题颁的“寿”字横匾,厅前院内有一长方形花台,植牡丹、芍药各一株;院南为花厅,门上题有“挹翠”二字。

在祠东不远处的吴中英宅内,有两棵高大的白玉兰树,系由临河集清朝官宦人家重金购进,已生长一百余年,现仍枝叶茂盛,每届花期,幽香远溢,沁人心脾,洵属珍品。宅东有花园,北依牛背塘,南迄大官份,东临枣林岗,西至今店忠公路,占地约三十亩。系吴中英于民国初年修建,供其母晚年颐养,故名颐园。园内奇花异木,约近千种。这其中首推海外购进的丹桂,花瓣分单、复两种,颜呈五色,绚丽夺目,异香芬馥;还有含羞草,花期长达三个月,盛开于春末夏初,花色淡红而微紫,当人们为伊吸引走近欣赏时,枝叶自然低垂,花亦顿时萎缩,宛如少女含羞,脉脉有情;当人们离开之后,却又翩翩起舞,与蜂蝶相戏。更有特色的是那些异木,有的形如伞盖,有的叶似蒲扇,蔚为大观,美不胜收。园中有假山、池沼、小溪流水潺潺,错落其间,颇具自然之美。假山上建有茅亭,可供游客小憩。另有石制地球仪,系吴光杰留德归国后所置,点缀其间,上刻吴氏自撰的小文,阐明置此地球仪的缘起。园的中央,花木掩映处,有西式平房五间,门楣上悬一木质横匾,上书“习勤馆”,有吴中英作的小跋,镂刻其上,意在教育家人,不得嬉戏怠惰,应从事劳动,以适应新潮流。

祠的西南,约数百步,另有一花园,曰也是园,与颐园相辉映,规模稍逊颐园,而精致则过之。园中偏东一楼,高可西瞰巢湖,曰望湖楼。此园系淮军华字营将领吴毓芬建于清代光绪年间,位于六家畈杏树塘的北岸,四周围以砖石砌成的围墙,中有池沼,池旁也有一小型假山,怪石玲珑,奇巧可喜。清时此园极盛,入民国后,已随家族的式微而渐趋衰落。园中原有不少石笱,闻系吴毓芬破苏州时,从八大家园林中劫掠而来,极其希罕。另有一块古碑石,上刻苏东坡墨竹一幅,曾嵌于望湖楼墙壁上,亦非凡品。

在望湖楼东边的大官份有一处富丽堂皇、雕梁画栋的住宅,前后四进,庭院广植四季花木,为当地最美的苏州园林之式。此系淮军将领吴育仁所建,他是手工业出身,排行第三,人称“三机匠”,原是吴毓芬部将,“剿捻”战争结束后,华字营由他统带,改为仁字营,驻防直隶北塘任总兵(正二品),1894年甲午战争前夕,李鸿章派他指挥“高升”号等轮船往牙山口,增援朝鲜叶志超军,与倭船战,宁死不降,大义凛然,“高升”号被击沉,船上950人落水,生还252人。吴育仁在对日作战时是位英勇的爱国将领,但在甲午战争后,由于内部矛盾而罢官,又因吴李联姻,李鸿章代为排解,使其返里,广置田宅,大兴土木,宅邸大大超过了吴毓芬兄弟。

祠北,离村不远,小丘蜿蜒,直至湖滨,酷似游龙下湖。光绪年间,吴姓集资在此处建立一座振湖塔,塔高七层,十二丈,最上层的顶端,绘一仙鹤,凌空欲飞,苍劲有姿。塔的四角均系铜铃,风吹铃动,叮当有声。塔门两侧镌长联一副,乃吴兆楣题,联曰:“一柱挺峥嵘,结构增辉,所期直宰膺灵,古往今来钟正气;八维扶磊砢,廛阚既庶,溯自前人相宅,湖山俯仰动遐思”,颇启人思古幽情。

吴氏宗祠南,相距约四华里,有一茶壶山,山北天生一块巨石,高约三十米,顶部有一突出的尖石咀,形似茶壶,茶壶山因之得名。山顶有仙人洞,洞内有天然形成的石床、石凳,是游人极佳的休息场所。茶壶山之西为四顶山,因山有四顶故名。又因清晨彩霞满山故又名朝霞山,海拔一百八十米,为周围群山之冠。此山因湖多姿,湖因此山添娇,湖山映衬,相得益彰。在四顶山第三顶上,有几间西式建筑,曰“朝霞小筑”,极富现代色彩,结构小巧玲珑,里外洁白无瑕,置身其中,有明亮清新之感。坐于正厅向西眺望,湖光山色,一览无遗,令人心旷神怡。朝霞小筑,是张治中在三十年代建造的私人别墅,抗战前张治中每逢回乡,不时也登临小憩。朝霞小筑之北,就是四顶公园,四方筑有砖石围墙,内植花草多种,这是六家畈村吴中流所建的别墅。山上有一朝霞寺,与上述两座别墅均于解放前战火中被毁,现无遗迹可寻。


(二)


六家畈村素有露莹霜白交易之俗,每天一早就拉开了集市贸易的序幕,霎时肩摩踵接,人声沸腾,露干霜融,又各自归去,素称“露水市”。村内开设有十几家商铺,包括布店、杂货铺、酱坊、漕坊、糕饼店、中药铺等,还有肉案、理发店、澡堂、水炉、饭馆以及铁、木、蔑匠作业等。清朝末年,因追随李鸿章镇压太平天国有功又兴起了几家大户,他们以大量地租剥削农民,生活豪华,消费剧增,村里“露水市”也更加繁荣,远近的人都称之为“小上海”。但这只是一种虚假的现象,它具体生动地反映了地主官僚们恣睢、糜烂的生活,而人民群众啼饥号寒之声不绝于耳。在这块“乐土”上,正是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。后来随着几家大户的破产,贸易亦日渐萧条了。1937年8月13日日本在淞沪发动侵略战争,京、沪一带富商官家避居内地,短期内六家畈的市面一振。1940年后,汉奸伪团长陈俊之率部盘踞巢湖沿岸,为日本人推行毒化政策,奖励种植鸦片,市面又似增添了一点“繁荣”景象。解放前夕,国民党的经济涉临崩溃,通货膨胀,物价一日数涨,纸币毫无信用,转以粮食为媒介,商业受到严重的影响,这时连虚假的繁荣市面也很难看到了,到处是一片怨声载道。


(三)


六家畈村在解放前号称文化之乡,早在1898年,清廷下诏变法维新,废科举、兴学校,六家畈村就改义学,兴办了“养正小学”,小学课目除与城市小学相同,并增设劳作(手工)和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课程。

1918年,六家畈村知名人士吴中英,募集资金,创办“湖滨中学”。当时冯玉祥将军捐款3000元为该校办图书馆一所,馆名“焕章图书馆”。中学课程是,初中一年级设国文、英文、算术、历史、地理、植物、卫生等,二年级增设代数、物理,三年级增设几何、三角、化学等。

解放前的教学方法为注入式,教师讲,学生听,学生一般只能死记硬背。虽然较早地开办学校,但入学的大都是中产以上人家的子弟,绝大多数贫苦家庭的学龄儿童,只能望洋兴叹。


(四)


这个村庄的群众,每逢春节,特别是正月十三以后,经常自发地开展各种文化活动,诸如玩龙灯、踩高跷、划旱船等,届时轰动远近,老少云集。一般龙灯多为九节,这里玩的龙灯,却是十三节的,玩时每节点燃一只蜡烛,龙体通明,一节一人,挨家挨户玩耍,每到一户要燃放爆竹,震耳欲聋,嗤花迸射,灼灼刺眼,以示欢迎。还有各类鱼灯、荷花灯、兔灯配合,并敲打鼓乐,喧声盈耳,一刹间使人仿佛置身太平盛世,暂忘却那乱世烟尘。划旱船则由一男扮女装在内划船,另一小丑在旁调情,两人一唱一和,唱的多是色情小调。踩高跷是用两根特制的木棍,绑在腿上行走,多人演出,有扮演白蛇传中的青蛇、白蛇和许仙、老法海的;有扮演回娘家的小媳妇和手提画眉笼跟在后面调情的小流氓;还有扮演唐僧、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和尚师徒四人向西天取经的;还有身背蚌壳的年青女郎等,动作多样,令人欢快。


(五)


春节是村里人们最重视的传统节日,每年自腊月二十三开始,就进入春节准备阶段,白天扫尘,晚上送灶君上天;二十九祭天地神祗;三十祭祖。除夕一大早,家家遍贴春联,红光交辉,焕然一新。这天全家人要团聚在一起吃年饭,晚上守岁要守到深更半夜,表示对旧岁的依依惜别。正月初一黎明即起,家家户户燃放爆竹,迎接新年,一元复始,万象更新,到处都是节日景象。从初二起,亲友之间互请春酒,相互拜年。正月十五,俗称小年,早餐吃的是包有糖馅的大元宵,故又称元宵节。

对端午节也很重视。农历五月初五一早,户户都在门楣两旁,插上菖蒲和艾,飘溢异样的香气,大厅中挂着燃点的盘香,屏门上贴着和尚送来的端午符,别有一番景象;小孩们换上新装,幼儿挂上香囊,围着绣老虎的兜肚,穿上绣老虎的鞋;讲究的早上要吃花糕、棕子,中午家家饮雄黄酒,饮后还用余沥涂抹孩子的肚脐,以示防疫。

中秋节,农历八月十五日,秋高气爽,大熟的农作物基本上收获完毕。这一天早上作兴吃大元宵,晚间全家坐有月下吃月饼赏月,文人雅士还要对月抒怀,吟诗赋词。村里年轻人还有打着火把到野外摸秋的习俗,因为这时田里庄稼剩下一鳞半爪,晚间摘瓜取豆,一般人都不反对的,算是中秋余兴。


(六)


六家畈村在清末民初,原为清和、山湖两团防局,办理团练,名是负责维持地方治安,实则为地方性的地主武装组织。国民党统治时期,实行保甲制,先为联保,一联保管辖十保,一保管辖十甲,一甲管辖十户。联保主任及保甲长,多为富家大户充当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废联保制为乡,乡有清乡班,六家畈村另还建有自卫武装。1938年后,合肥沦陷,汪伪皖中清乡三团刘钢军部,在六家畈村驻扎两年多,催粮要草收税,加重了群众的负担。后来刘被汪伪清乡第一团团长陈俊之偷袭枪杀,其部队也被解散,但代之压迫人民的陈俊之部和驻扎在这个村的自卫队,则有过之而无不及,苛捐杂税多如牛毛,拉伕抓丁视为家常便饭,弄得民不聊生。

地主占有大量土地,如吴毓芬一户拥有万亩。即富者田连阡陌,贫者无立锥之地。农民佃种的土地,终年辛勤劳动,欲求温饱而不得。正如孟子说的“乐岁终身苦,凶年不免于死亡”。在各种残酷剥削的情况下,贫苦农民常有破产而去,背井离乡,糊口异地。


(七)


解放前,这里的婚姻,一般是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,于童稚之年就缔结了婚约。个别自由恋爱结婚,要受到社会上非议和家庭的指责。结婚前由男家择定吉日,通过红媒送上礼品,知会女方父母同意。届期由男家组织花轿、鼓乐、灯笼、火把,前往女家迎亲。到达女家,经过一番礼仪上的手续,新娘登上花轿,新郎坐着小轿,由亲友簇拥着回到男家。晚间,亲朋邻舍,不分老幼(所谓三天无大小),燃放鞭炮,将新郎新粮迎到大厅,谓之“闹房”,由闹房者提出条件,要新夫妇一一照办。这时可以说是结婚的高潮。第二天男家贺客盈门,设筵招待。旧社会的婚姻礼仪繁琐,花费之多,绝非贫寒之家所能办到。那时贫苦农民则采取另一种途径去解决婚姻问题:一是从小抱童养媳;二是买大家的使女或娶寡妇;三是出外帮工找机会成家。即是这样,仍有许男子成为鳏汉。

(八)


六家畈村历史对丧葬有一套繁琐的礼仪,人到临危时,就忍痛抬到大厅内陈放,死了就叫“寿终正寝”,如果死在内室则视为不幸。大户人家死了人,除在报刊上登讣告,还向亲友分送讣闻,在外的直系亲属要立即赶回家中奔丧。遗体装进棺材,要等亲人齐集向遗体告别再封殓。如万里迢遥赶不上封殓,认为是终生恨事,所以有“亲视含殓”的话。停放灵柩日子的长短,一则根据天气的冷热,二则根据死者年龄的大小以及亲友路途远近来决定。停灵期间,接受吊唁,吊唁期满请阴阳先生看地,择日安葬。葬前还要点“主”进祠,这点“主”的事,都是由名人来做。如抗战前,六家畈村联保主任吴汉三死,就是当时安徽省主席吴忠信点的主。大户人家还要编印荣哀录,分送亲友,荣哀录第一页是死者遗像,接着是名人题词、亡者传记、挽联、挽诗等。坟地上竖牌坊,立石碑,安放石制的香炉、烛台、供桌等。还有栽柏植松,建房雇人看坟。更上者是建造享堂,专供春秋祭扫之用。


(九)


解放前六家畈村迷信陋俗也多种多样,活动方式各有不同。清明、冬至这两天被看作是鬼的节日,清明节前,家家要修整祖坟,节日这天,大家小户都要携带祭品、纸钱、鞭炮到坟上祭扫,爆竹喧天,纸灰飞扬。各族的宗祠也要大开中门,进行祭祖活动。这时各学校师生也组织春游,名为踏青。回校后学生们还要作文,写一篇“踏青记”抒发感想。

冬至节时,各家亦要到坟地烧纸祭祀,宗祠也设宴祭祀。

大户人家请阴阳人寻找“宝地”,建造坟墓、房屋,不惜重金相购,为此争夺出现过纠纷,涉讼公庭,造成两败俱伤。

有的亲人对死者想念不已,请女巫婆过阴寻找,代替亡魂叙旧,往往弄得呜咽不止,围观者也为之掉泪。

对患疑难病症人,有的抬着菩萨寻求所谓采仙方治疗,也有请来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充当童子,固定一角抬着菩萨(其余三人轮换地抬),在平坦地上不停的旋转,直至旋得童子支持不住倒下,则由他人在其耳边狂敲铜锣,迫使童子一跃而起,窜入病人家中,手舞宝剑,谓之捉鬼邀魂。

还有算命、看相、黄雀卸命,以此趋吉避凶,来决定一个人终身“命运”的等等。

六家畈村从不朝山进香,只对他村的朝山队有相当的兴趣。每年农历正月十后,外面村庄组织的善男信女前往巢县忠庙进香,队伍前有人扛着黄布大旗,接着是王爷菩萨,鼓乐队伴随着,另有专人手提大铜锣,不时敲打喊佛,中间插着礼香队,一律是少年儿童男扮女装,每到一村,都受到燃放爆竹的欢迎,立即逗留片刻,由领头的人答谢,礼香队伴随育念经文,抑扬顿挫,表达情意,然后再继续前进。到达目的地,抢先把王爷菩萨,安摆在庙中娘娘菩萨身旁,曾发生过为争夺这个位置斗殴死人的事件。至此经过焚香礼拜仪式,宣告功德圆满,一路偃旗息鼓,兴尽而归。对此活动,当进香队伍经过六家畈村时,常以燃放大量爆竹,进行留难,直至喊佛答谢的人喊得才穷力尽,嗓子嘶哑,方可通过。这是进香人一路上最感到头痛的一关,故有“忠庙好朝,六家畈难熬”之说。


(十)


解放后,六家畈村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,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,面貌焕然一新,首先变革了生产关系,消灭了剥削制度,根治了自然灾害,改革了耕作方法,实行科学种田,使农业生产蒸蒸日上,连年夺得大丰收,人民群众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。在绿化祖国、美化家乡的号召下,村前屋后、路旁河堤,花木葱笼,绿树成荫,绿化复盖面积,比过去已成倍增加。群众饲养的家禽家畜逐年增长,水陆交通四通八达,运输极为方便。教育事业的发展更为可观,适龄儿童的入学率近百分之百,实现了普及初等教育,成年人也基本脱盲。文化娱乐活动广泛深入,丰富多采。文化站收藏各类图书四百余册,订阅多种报刊杂志,均供群众浏览。同时还不断开展摄影、球类、文艺创作、辅导业余剧团、组织歌咏竞赛等文化活动。

湖滨卫生院初具规模,有化验室、X光室、中西医室,每年都定期给群众注射疫苗,预防疾病。现在天花、麻疹、霍乱等病已经绝迹。

六家畈村的集市贸易,日益欣欣向荣,但仍保持“露水市”的特色。解放初,巢湖县政府设在该村,1951年又进驻解放军的一个团和康复医院,人口骤增,市面因此十分兴旺。三年自然灾害和“文革”期间,市面一度冷落.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实行了农业生产责任制,六家畈又日趋繁荣。现在这个古老的村镇,已逐步建成比较完整的社会主义的工商业体系。旧社会的虚假繁荣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肥东政协

肥东政协